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去新平者竜吃春茶散文节能

2020-10-24 来源:

去新平者竜吃春茶(散文)

去新平者竜吃春茶散文。

李运祥彝。

早就听说过,新平者竜有四宝,泡核桃,茶叶,大扎肉和蓝罐白酒。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茶,是者竜的茶。

清晨,走进新平者竜,令我惊叹不已的除了高山峡谷,便是漫山遍野的花卉。野花红的灿烂,紫的高贵,黄的富庶,粉的迷人,漫步于此,时时接开眼帘。野草更叫人称奇,且不说寻常毛茸茸的狗尾巴草,迎风起立的怪草,傲立山崖的山茅草,还有叫不上名的穗穗草(我给它起得名)因形似稻谷,一穗一穗的。雾漫山峪的清晨,我欣喜地采了一把,现在还插在家中的花瓶内,散发着山野的清香呢。

清脆的鸟叫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披衣从栖居处向观音山高处走去。走进饱经风桑的粗大楝树,抚摸着长满皱纹的树干,俨然与一位历经风雨的长者对视。它的睿智,它的大度,它的阅历,足以让我折服,虽然它默默无语,然而道家哲理,还是叫我从中感悟到了大音希声的真谛。啪叭一声微弱的响声在头顶响过,随即头上被两片随风而下的树叶砸中,滑落在脚下,平添了些许欣喜的成分。

跨过界牌,就到了楚雄双柏的峨嘉,从这儿向上看,者竜的石头着实令人称奇,好似一群自由散漫的山羊,或在山坡,或在山崖,或山沟,也有的在平地,随意而自在,山石大多呈棱形,俨然一枚枚硕大的杂卵。依靠在山石的有树木,有翠住竹,也有庄稼棵。仿佛石头就是这些植物的靠山。这些石头小的不过尺多,大的却有丈余,均呈灰白颜色,给人一副沉稳而安静的感觉。面对这些形态各异的石头,让人体味到了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的老子之道理。叫我感悟最深的莫过于山溪中那些横七竖八的石头,光滑而洁净的石面,使我想到了初始而有棱角的石块,是千百年来溪水以柔克刚的耐力,方能使有角有棱的石块变成了一颗颗圆团,因为它懂得了去掉棱角才能使自己长久地生存下去。事物如此,人生不是亦是这般吗?

者竜乡的峡谷间,最有灵性的要属蜿蜒十余里的山溪,遇崖跳跃,遇石回转,一路下行,叮咚动听。仙女浴池(是我的命名)滩水宁静,幻化出玉女出浴的美人图画;情人床边溪水缠绕,平添上几分浪漫色彩;潺潺溪流,尤似丝带,给人以无尽的遐想。观溪水潺缓,倒不如听溪水作响更为动心。想象着,若是入夜,浸一杯香茗,倚石而饮,望一轮玉盘在水中晃动,茶醉人,景亦醉人。邀吴刚共饮,赏嫦娥舞姿,有溪流弹琴,尤似天籁之音,美妙绝伦。枕石而眠,真可谓是不知天上人间。

者竜,地处哀牢山脉中段东麓,位于玉溪市新平县城西北部,石羊江西岸,东至石羊江为界与楚雄州双柏县爱尼山乡隔江相望,南连水塘镇,西连国家级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与镇沅县九甲乡背靠而座,北与双柏县鄂嘉镇接壤,水者线路(水塘至者竜)铺水泥路,村村通公路。全乡土地总面积306平方公里,乡人民政府驻地大荒地,海拔1460米,距县城132.6公里。据说是因狭长呈者成竜状而得名,又说,者竜曾是哀牢古国濮人”部落的分布区,花腰傣的发源地之一,者竜傣语为最大的古城”之意。无论何种说道上,都已带上些神秘。光临此地触景生情,名符其实,只是缘于藏进深闺未被认识,故而保持了原汁原味的生态状。花草树木,山石泉水,依旧我行我素地张扬着个性,表现着自我。

行走在者竜,尤同漫步在画廊之间,眺望大帽儿山的巍峨,小帽儿山的神秘,遥想当年残军败走元江,顺哀牢山一路逃匿登临过此地,生出无限感慨,泛起想象的涟漪。今天真情实感登临此地,感山风拂面,听松涛阵阵,似乎那些曾经的历史已被风吹去,只有回声久久地挂在树上…但见山中雾气升腾,树木叠翠,如诗似画,俨然仙境。恍惚间,隐约听到一代诗圣杜甫高兴地吟着醉眠秋共破,携手日同行似乎一路迎面向自己走来。

与同道们俱登高望远去了,望而却步的我孤独地向纵深走去。孰料在山谷尽头却领略到一番别样情趣。盘根错节的各种老树紧紧地咬住山崖,丈余高的树杈上竞生出一间别致的小木屋。吆喝两嗓无人应声,倒似半山间的栗林丛中传来脆生生地问话声:谁呀?声住人至,一眉目清秀的山姑,玉臂上挎一花篮站在我的面前,脸上笑盈盈的灿烂成一朵山菊,质朴而美丽。面如满月,乌溜溜地一双大眼,丰润的双唇,略带点小麦色的健康肤色,满头乌发用了一根黑色的皮筋松松地拢在脑后,没有一点装饰地坐在那小木屋后,别有一幅天然的媚态,着实让我惊艳了一回。一种久违的纯真使我一下子滑落到孩提时代,眼前的她会不会就是我儿时伙伴中那些小妮子中的一枚?直勾勾地眼神把人家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当意识到自己失态时,忙瞥开眼光,摆弄起手中的照相机,并不时时机地按下了快门,留住了动人的笑颜瞬间。

邀望着风光无纷纷致电主办方要求给个说法。限的山峦,谛听着婉转清亮的鸟语,深呼吸着清爽甘甜的空气,喝一口令人肺腑的泉水,身子不由得软绵了起来,我醉了,心醉了,醉倒在繁花似锦的百花峪中,长眠不起。

一路山山水水,把疲惫的自己放置在者竜茶中,那种清新,源于用炒青法制茶的工艺,在蒸青提纯中,让人喝起来没那么多的繁琐,不象陆羽的《茶经》中那种连汁带渣的饮茶之法,更不如近几日电视里的那个广告,推销一种叫抹茶”的饮料,尽管拍得极美,但也离我太遥远,难怪,抹茶”是人有名的茶道,但我总疑心这抹茶之法是延续了宋时点茶”的做派。读过相关介绍,宋时吃茶,点茶之法盛极一时。其法用制好的茶饼微炙后碾成细末,择水候汤后抄茶入盏,再用茶筅击拂,待面色鲜白,乳雾汹涌,回旋而不动,住盏无水痕者,即为一佳茗。讲究的点茶,饼用龙凤团饼”盏用建窑出产的黑釉,待器茶相遇之时,黑白分明,云环雾绕之态,宛如一幅水墨丹青。自然会让我想起宋朝诗人苏轼诗云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即是描写的点茶之法。此为文人雅事之一,于咱老百姓似乎不大相干。真正将饮茶之法落实到平民百姓家,成就洋洋一大品饮文化的,倒是明代炒青散茶法的兴起。明洪武二十四年九月,太祖朱元璋下诏废团茶,改贡散叶茶。散叶茶即用今日常的撮茶注水冲泡之法,明人盛赞简便异常,天趣悉备,可谓尽茶之真味矣”至此,所谓开门七件事,茶方得占得一席。不然以唐宋的吃法,谁去日日耐烦它?有道是,中国文人,特别是旧式文人写文章很少有不写茶的。这固然是因为这是一种日常饮用的饮料,更是因为依附在茶里那种先苦后甜的人生哲学与清远旷达的审美情趣,恰好暗合了中国文人外儒内道的精神需求。作为一种主载体,附于其上的茶具的艺术性与茶点的万般变化,也给人一种从视觉到味觉的全面冲击,让人忍不住不停地想要去描慕他。我记得我就在文章中读过,梁实秋写茶,说他不懂茶,那是自谦。看他从北平到天津,从西湖到六安,一路洋洋洒洒地写过来,哪里是个不懂茶的人?文中提到与知堂老人经常对饮,两个都喜清茶。翻过来再看知堂写茶,从远古一路考证过来,从种数名目到历史渊源,再到茶味茶点茶食茶具,一篇写了不过瘾,一连写了几篇才罢。梁先生若没有一点茶道功夫,恐怕也坐不到一起。茶对文人的吸引力,由此可见一斑。当然,历来写茶名篇甚多,只是写的多了,看的人难免会云山雾罩,好像这一日常极平凡的饮料陡然神灵附体,喝的人若不在里面喝出点仙气禅风来,就对不住这嘉木似的。其实,在我看来,茶本是极平常的东西,之所以被人喜爱,无非是扯油去腻,于人的身体大有裨益,当然还有取材方便,一盏一瓯,只需一点开水,一撮茶叶,便成佳茗。不是吗,人家周作人就说过,他喝茶喝不出两肋生风”取的是茶之本味。说实在的,我也喝不出什么所谓的两肋生风”但空腹时若将浓茶直灌下去,虽不能两肋生风,冷汗直通”倒是可以做到,坊间有醉茶”一说,即是指此。由此可见,卢仝的七碗之说未必是文人的夸张,最起码三碗四碗的感觉是可以尝得到的。

在我看来,我如果写相关的文字,一般意义上讲,其实大多写的是一种乡情。我所居小城,位于红塔山下,没什么茶可言,但我可以把其他地方的茶拿过来,以茶所掩,顺带把所产茶之地的云雾,汁水通过绿茶进入我的身体,让我敝帚自珍而已。每年春天新茶上市,总会有朋友以各地名茶相邀,但喝来喝去,还是以喝本地茶为习。名茶价昂,又不易求,更要命的是精美包装下,名不符实的颇多,让人徒生买珠还椟之念。不若本地茶庄,这不,这回之所以取道者竜,就是想来取此地之灵气,在此地,我与当地茶老板三言两语之下,便可寻得自己喜欢的好茶,用简易的袋子一装即走。在走之前,还可当场冲泡香茗一杯,与店内不相识的人扯扯积年的旧事,坊间的野闻。喝茶于纸窗瓦屋之下,与二三知己闲啜慢饮固然是美事,但这样东一杯西一碗的灌将下去,也颇得茶之野趣。茶喝得多了,似是生命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地存在于日常生活之中,久而久之,反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倒是与日常生活相关的人和事会浮上来,于多年以后,就不定也能博得日后会心一笑也说不定。

如此这般想象着,自然就想到《红楼梦》中刘姥姥吃了妙玉的茶,妙玉嫌脏,连杯子都不愿意要。众人都只说她瞧不起刘姥姥出身贫贱,这也太冤枉妙玉了!妙玉何等人,岂会有这样的势利?我想之所以连杯子都不愿意要,是刘姥姥那句若再熬浓些,就好了”的评语得罪了她。妙玉本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这句话在她耳里,无异于焚琴煮鹤”般的煞风景。把话扯远了还是回到正题。之所以写下这些关于茶的文字,此乃茶之微言大义,于我看来,终是太过遥远,我还是愿意在晚上诸般杂事后,先来烧水,待水煮沸,再把今天的者竜茶泡上一杯,如此想着并践行,看深绿的茶叶在白玉般的瓷杯里上下翻滚,只见那春雨后的清润慢慢透出来时,有种挡不住的诱惑令我迫不急待地轻啜一小口,只觉满口余香,神气竟为之一爽。顿时,有种兴趣突起,茶味本苦,《诗》云荼苦,《尔雅》苦荼,均指茶之苦味,但苦后回甘,也是茶之为人喜爱乃至千年不衰的一大理由,此理由常被人拿去比喻人生,形成茶之最为人乐道的哲学内涵,如从茶中泡出来一般:小小的碧圆叶子,竟不会变色,开水冲上冲下,还是碧绿光鲜,如新从树下摘下的一般,不但形怪,味道也怪,冲出来的水直可比黄连之汤,令人感觉竟不是喝茶,而是喝药。这让我想起了在临沧喝过的苦丁茶,还有大理的三道茶”那种苦后回甘让我至今也难以忘怀。人生味苦,未必尽有回甘,但如今世风之流转变化,却也如草木一般。只是口渴了要喝水,喝水时投入茶叶,已成规矩,如此而已。大凡草木之属,尽得山川之灵气,我辈之吃茶,最好还是取其灵气,至于附丽于茶身上的种种况味,茶中自有,不必强求。者竜茶,因者竜地处哀牢山言主锋附区域,山青水秀,峰峦耸立,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终年云雾缭绕。晴时早晚遍地雾,阴雨成天满山云。这样的气候特点,茶树在这种环境下有利于内含物的形成。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生态环境造就了者竜茶的高品质与独特性。由于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工业化代替了手工制茶,所以纯手工制茶越来越珍贵了。相比现代化的制茶工序,纯手工炒制的茶叶在生产过程中无任何化学污染,其手感柔和,滋味醇厚,色泽翠嫩,保持了茶叶原有的天然风味,深受茶客喜爱。再加上家家户户都在采茶,手工制茶。这里绿丛遍山野,户户茶飘香”被誉为茶乡”还有种说法是普洱茶的主产地之一。我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将采回来的嫩茶进行初步的筛选,之后会用铁锅支在柴火上进行炒茶。炒制的过程非常讲究,需要控制好手法与火候。经过制茶师傅的杀青、反复揉捻和柴火炒制、烘培等工序,数小时后,色香味俱全的茶叶便一一出炉。故,如此独特的气候和人工技艺,使者竜茶汤清、叶绿、香高、味醇,正所谓颜色碧而天然、口味香而浓郁、水叶清而润厚”。

此时已夜深人静,人们都已陆续入睡,只剩下我烧了开水,将一壶茶连充几次,到入一个喝啤酒的扎杯中,边看看电视,或看看闲书,或牛饮,或小酌,连续一扎下来,白天的劳累和不快慢慢随茶而去,心境也安静了下来。于是关灯躺下,琢磨着睡觉的事了。

茶后睡觉自然不是容易的事,评这数天的经历,那简直就一技术活,即便是熟茶对睡眠的影响不大,也足够让人清醒好一阵子,如果想自然入睡,可能也是后半夜的事了。身体的器官众多,整体的难睡,就只能一个一个的来安排了,把身体交给床,感觉自己象失重一样轻;慢慢地将眼耳鼻舌也予以关闭,做到无色声香味触觉,六根清静就只剩下意识这一难题了,人没睡着不去想问题这简直就是不太可能的事,能控制的时候,就慢慢的想着把自己慢慢的看小,人一小周围环境跟着变小,一直小到地球都变成一个点了,就看到浩瀚的宇宙了,自己也就一尘埃了,尘埃有分睡着的和没睡着的吗?一般可能没到这么小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也有的时候不太顺利,有些事突然会冒出来,一下让自己变大了好多,这个时候也不要去强压它,你就让它想一阵再重新来,反复多次也就睡着了。

整个睡觉过程如同参禅。茶喝得多,禅也会参的深。

恍惚间,宛若一个甜美的梦境,分明是当地茶农们躬耕的这片蓝天下,就在这哀牢山半山腰。春风温柔多情,缠缠绵绵般似纱若帐的雾幔中,孕育着者竜茶的甘美与香甜,将时光拖长拖慢,轻盈舒缓,悠悠然然。

晚霞,绚烂出者竜的西天,娴静吟唱的高山流水,穿越时光隧道,穿过亘古千年,如不歇的琴声,曼妙盘旋。披一袭霓虹,踏着抑扬顿挫的琴弦,清香萦绕,春茶拂面。我想,把心放置在这等天地,无城市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任由情怀放飞于云际,任由思绪飘荡于山间。灵魂寄身梦境,无需过多的思虑,浑身抛卸下背负的辎重。以一颗春茶之心,任绿意滋长出希望,我只流年,相因为没办法对你的站进行评估约香茗,细品岁月流过的点点滴滴,卸载满身的疲惫,让美永恒,让忧擦肩,让心灵在大自然中恬淡,让灵魂在云淡风轻中洗礼。在醉意浸透的茶水中,然然,轻轻松松。梦幻里有现实,现实中有梦境,演绎着自然界的共性。沉醉,我我卿卿。苦与乐,别在梦中断,如在者竜山间的云与雾,欲仙,让自己的身心沉湎在茶禅中。

一边在风清月朗的日子里写下这些文字,一边读着茶圣陆羽的诗《会稽东小山》月色寒潮入剡溪,青猿叫断绿林西。昔人已逐东流去,空见年年江草齐。让我自然感叹茶叶一年四季常青,寒冬蛰伏之后,在春日里又闪烁着生活的渴望和光芒。每每看茶海品香茗,让我体会着茶禅一味的升华,不亦禅乎?文字外面的我,在光阴的这一头,再泡一杯,不,泡一壶者竜春茶。春雷滚滚,逝水汤汤,我又见它们那柔柔中的铮铮傲骨,自在饱满,那远去的音容遁化世间,这山河,这岁月又有一次灼灼的陷我于无尽的爱恋与疯狂。

去新平者竜吃春茶,你去吗。

2017/03/27日起草于者竜,修改于家中。

脑出血
漯河男科医院
小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友情链接
杭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