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我忽然想起琳说过的一句话搭配

2020-05-21 来源:
摘要: 我忽然想起琳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有时候,淑女和婊子,只有一线之隔。 我想,是的。 “孔子的婚姻生活不如意是可以肯定的,就凭他对女子的偏见,据说他还离过婚。”琳头头是道地评论着孔子的私生活顺便攻击着蓝夕时,我边喝着水边看杂志。当时,我一口将水喷在了杂志上。而翻开着的杂志上的第一句话是,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准备跑过去握着她的手说你是我的知音,因为一秒钟前我还对着杂志上那句话苦思冥想着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攻击到蓝夕。然,这时,我看到了坐在一旁面部表情扭曲的蓝夕。于是,我便硬生生地忍住了。我和琳特别看不惯课文上孔子云孟子曰之类的理论。而蓝夕那女人最近成了典型的“孔迷”。比起我们迷周杰伦周笔畅这类大牌明星是有过之而无不足。我想要不是舍管经常检查宿舍的话,蓝夕会搞来一尊孔子像供奉起来也是有可能的。
“那也好过某些三天两头换男人的货啊。”蓝夕边把玩着手中的笔边慢腾腾地说。我从来不怀疑蓝夕的还击力。她就是一弹簧,你越压她,她还击得越厉害。不指名道姓就用精粹的辞藻和不屑的态度将不易露情绪的琳气得七窍生烟。货?也就她想得出来。“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认男人先甩了我。”琳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说。我们琳 天宇中学第一妖女的名号可不是盖的。看来,以蓝夕的功力想要气得琳七窍生烟还是没有可能的。不过,她那句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战争是在所难免的了。我还是走为上策。这两个女人的战争给我带来的损失实在该负责人透露太惨重了。半个月前蓝夕被米诺甩了。琳用她所学的理科知识讲了两句看似很有道理的自认为可以激励人生的话,就被蓝夕用她喝水的玻璃杯砸。她砸琳倒也没什么,我觉得以琳超乎常人的毅力是挺得住的。但问题是,超人琳身手敏捷地躲开了。玻璃杯就不辱使命地亲吻了我的左眼。单包扎就花了我将近两个月的生活费。还好琳是大款,她替我付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未来两个月怎么过。
“是啊,你是不会被人甩。天宇中学的校花,校董的女儿。像你这种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父母老师把你捧在手心里,所有人都围着你转。你当然不会被人甩了。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对不起。”琳抱住蓝夕轻轻地说。显然,她也很后悔刚刚说的话。
想象中的战争没有爆发。而等来了蓝夕那样一番话。我自然不好去逃命。我尴尬地将正要去拉开门的手放下来。然后装过身抱住他们,静静地抱着,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我相信他们懂的。我们说过要一起笑,一起哭。哪怕我们平时吵得再凶,说得再难听,都把彼此看作最亲最亲的姐妹,舍不得任何一个受伤。就算,全世界都要伤害其中一个,另外两个也会和她一起扛起。无论多艰难。

我和琳是学理科的,蓝夕是学文科的,而我和琳又是来自不同星球的不同物种。自然我们对好些问题的看法也是有差异的。例如,若有人问天为何这么蓝。我会耐心解释那是由于臭氧覆盖在地球上空。蓝夕会用夸张到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掉光的语气配合着林黛玉般的表情说那是因为我爱的人在看着我。而琳,一定会极其优雅极其鄙夷地斜看提问者一眼,然后继续做该做的事情,她认为那是个严重侮辱她智商的问题。
当初文理分科时,我作了很激励思想斗争。琳家庭背景很好当然可以选她喜欢的理科。而蓝夕是连臭氧是气体还是液体都搞不清的人,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选了文科。只有我不沾理不沾文的左右摇晃。我个人是想选文科的,可是我妈妈担心选文科以后没有出路怕我饿死,为了我的胃着想我咬咬牙选了理科。
蓝夕口才好是全校出了名的,但比起身为女妖的琳,她蓝夕还是差一大截的。琳那女人一点都不像理科生,我和蓝夕再加上全校学生都未必是她对手。

在我的潜意识里,女孩子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野草型,所谓野草型就是普通得丢到人海里就再也认不出来,例如我。第二类就是带刺的玫瑰,长相甜美却不易亲近,这种女孩子绝对不多,我迄今为止遇到过的不好超过三个,蓝夕就是其中一个。第三类是食人花,老实说,我不太忍心也不太好意思将任何一个女孩子归入其类中,直到遇到了琳我才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将她归为其类人。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认为她是女孩子,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定义她的话,那么“女妖”这个词更加适合更加贴切。
上星期三晚会上一女孩不小心将她的颜料溅到了琳花了整整三个时辰打理的发型上。我吓得连汗都出来了。那女孩又是道歉又是拿手帕替她擦,看着琳越来越糟的发型和琳越来越黑的脸,我知道那女孩死定了。我又是摇头又是使眼色让她赶紧逃命,可是高度紧张的她居然辜负了我。蓝夕一脸同情且事不关己绝不淌这趟浑水的目光看着她。最后我们的琳用只比周芷若短一点的指甲毁了她的容。据说那女孩到现在还不敢踏出家门半步。

俗话说的好,一物克一物。柯思就是她命定的克星。
柯思和米诺是天宇中学的风云人物。他们俩是两个很要好的哥们儿。帅气,干净。但性格迥异。如果说米诺灿烂若太阳,光芒四射的话,那么,柯思则沉寂如月亮,忧郁冷漠,散发着温柔迷人的冷光。
刚进天宇中学的时候,我们三个就听说了这两棵迷人的校草。琳毫不迟疑地将目光锁定在了米诺身上。在她眼里,男生就是猎物。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猎不到的猎物。然而,我们的米诺同学抵挡住了琳凶猛的攻势,一心只在蓝夕身上。替蓝夕拎包,抱作业,提水,送花。在我们宿舍楼下等一两个时辰是常事。有一次,等了蓝夕很久未果,他竟然丢一沓粉红色钞票给守门的大妈。在守门大妈辨真假的空挡,他迅速地冲了进来。在过了三秒钟之后,我们听到守宿舍门的大妈愤怒的声音:“你给我回来!”很明显,钞票是假的。
对于米诺对蓝夕和她两种不同的态度,琳恨得咬咬牙。那段时间我和蓝夕(主要是我)成了她的出气筒。最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米诺的审美观有极其严重且无药可救的问题。用琳的话来说就是:放着凤凰不要,去费心费力去追一只乌鸦的人,他能正常么?对于琳的心情,我和蓝夕太了解了,他实在无法接受她输给了其它女孩子,更何况那个人是她最好的朋友。
生气归生气,有一个校草真心关心蓝夕,琳还是挺开心通过资本与技术联袂的。她说:“蓝夕,虽然米诺不是很帅,但你要好好珍惜啊,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上像米诺这样眼光有问题的男生几乎要绝种了。”我真是太佩服琳了,一句话就骂了两个人。我记得当时蓝夕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要不是有米诺在旁边,蓝夕肯定是要发飙的。

猎爱高手食人花琳是不可能过着没有换男友或男人的生活的。她的观点是:男人嘛,看看、玩玩就好,怎么可以和我们伟大的姐妹情谊?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特别感动,用快要哭的声音问:“琳,我们的感情好到什么程度?我一直找不到适当的词来形容。”她想也不想就说:“如果一边放着你和蓝夕一边放着人民币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选。”于是,我就直挺挺地晕了过去,我觉得如果别人给她很多很多人民币,她会把我们卖掉。在晕过去之前,我看到了蓝夕幸灾乐祸的脸。那意思是:就算狼性情大变吃草,食人花也不可能不吃人啊!追米诺未果的琳又将目光转向了柯思。

“你好,柯思学长。”琳堵住了刚从会议室出来的柯思,笑容满面地将玫瑰献上,“我喜欢你。”“爱上我,你将万劫不复。”柯思露出了个勾魂夺魄的笑,用笔女人还白的手勾了勾琳的下巴,然后轻轻放下,在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离开,勾魂夺魄的笑也随之消失。琳抱着没有送出去的话和柯思离去的背影,笑意更胜。比广播的声音还大还甜美的声音在校园四散开来,“我真的喜欢你,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我一定让你爱上我。”整个校园里能够看见她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特别是教导主任周瑞明老师,他食指颤抖地指着琳,嘴角抽搐着,好像要发表什么,但事情来得太突然,他反应不过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琳在几种混合的目光中淡定地离开。
走过垃圾桶旁边的时候,琳潇洒地将一大捧玫瑰丢进了垃圾桶。

琳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和蓝夕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米诺送来的葡萄。米诺这小子太大方了,光这两天我都不知道得了多少好处。吃白食不说,买东西不用自己付款且不用看价格。总之,有蓝夕的就有我的份。他现在是我哥哥。当初他追蓝夕的时候我可帮了他不少忙,每天在宿舍楼下等一两个小时那招就是我教他的。后来,他硬要认我做他妹妹,我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反正有个又帅又有钱的人做哥哥也没什么损失。
琳以最舒适最优雅的姿势坐下,然后有用拇指和一根手指拿起一个葡萄放入嘴里,半眯起眼,“好甜。”琳回味无穷地说,“你们知道么,太有趣了呀。”“什么?”我和蓝夕不打算放过任何与琳有关的事,此时她已经往卧室方向走,听到我们异口同声的问话就转过头来,脸上盛开了曼陀罗般妖异的笑,说了句“柯思”就进去了。蓝夕配着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哦”了一声,然后又转过头来说了声“我也去睡了啊。”就再也不管我的死活了。留下我一个人瞪着天花板。

星期三下午,柯思米诺他们去打篮球,蓝夕是一定要去为米诺加油的,于是就将我从美梦中唤醒,拖着半睡半醒的我来到球场边。“那就是柯思。”蓝夕碰了碰我手肘指着球场上最帅的那个男生告诉我。我瞬间从半睡半醒的状态清醒过来。天哪!这么帅的人,我只有在电视里见到过啊!虽然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可是,那种像是雕刻出来一样的俊美轮廓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因为穿着球服的缘故,他那迷人性感的肌肉流露无疑。看在看见了这么帅的帅哥份上,我决定将她扰我清梦的仇放在一边。我现在真的觉得真正审美有问题的是琳,否则她怎么会将米诺定为她的首选目标?“柯思学长,我爱你。”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播音室里传来了甜美嘹亮的声音。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所有人(除了柯思)都停止了原来所做的动作,把脖子伸得像长颈鹿一样,生怕听漏了一字。没错,这个人就是琳,除了琳,还有谁大胆到这般肆无忌惮?
“哎。”蓝夕用介于对我说和自言自语的口气说:“这个柯思,好像很难搞定的样子。”
我眯起眼睛对着柯思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蓝夕说的话是对的。不是我肤浅,这样帅的男生,就算他的人品再差也会有一大群女孩子围着,更他们能够帮助开发者突显于媒体面前何况他的人品好像不差。看来,琳这次要费点心思了。
在接下来的六天里,琳用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追柯思。翘课去给他买限量版图书,跑到会议室送花等等。第六天,柯思终于良心发现般对她说一起去看电影吧。
那天她一看电影回来,就握着我的手动情地说:“樱,我和蓝夕都名花有主了,以后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你也要为自己考虑考虑啊,赶快找一个吧。”我感动得满眼泪花,回握她的手,“琳……”但是,她接下来的话告诉我,我的感动为时过早,她说:“不然,你的相貌和能力实在令人当心,听说尼姑痷里也只收大学生了……”我承认我不是很聪明,怎么就那么容易被感动呢?如果动听的话语后面没有能摧毁人信心的语句,那她就不是琳。
为这事,我还整整课题组认为三天没和她说话。最后,她和蓝夕答应给我物色一个又帅又有钱还有才的男生,我才宽容大度地原谅了她。

这学期以来,这两个女人改变了很多。上课时上着上着就会像邪灵附身般笑起来。还变得特别喜欢装淑女,讲电话讲到深夜,害我经常顶着熊猫眼去上课。经常问我穿那件衣服比较好看。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米诺是蓝夕的初恋,对于蓝夕的古怪行为,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我坚定地认为,像琳那种把男生当做猎物的人,会有这种古怪行为是很不可以原谅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竟然整整四个月没有换男友,这太异常了。作为她的好姐妹,我觉得和她做做思想工作是很有必要的。
什么“男人也不是太重要”啦,“重色轻友是很可耻的”啦,想到的我都说了,就连“早恋影响学习”这类撇脚的话我都说了(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然而等来的竟然只有一句话:樱,他跟他们不一样。
看来,琳是付出了真情。当然,还有蓝夕。柯思和米诺,最好不要负她们。

我、琳还有蓝夕就这样过着平静的生活。只不过,我的平静和她们的平静时有区别的。我的平静是每天对着枯燥的各种题和老师恨铁不成钢的“快高二了,不要只知道玩。”而她们的平静是每天有人等着她们去逛街、看电影。虽然,她们每次都会叫上我,可是,我总感觉怪怪的,因此,我一般都不太和她们一起去。当然,吃饭的时候是五个人一起吃的。
柯思那家伙,占着人长得帅就目中无人。有好几次在饭局上我和他的关系都搞得剑拔弩张。最后看看他发达的肌肉,又看看自己多年没有锻炼的手臂,还有琳幸灾乐祸的脸。我进行了三次深呼吸,然后又在心里说了三次生气容易使人老就忍了下来。
除了总和我作对之外,柯思在其它方面绝对比米诺强。先不说帅不帅的问题,光智商就比米诺高多了。骂他的话再怎么婉转他也能很快就听出来,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击。不过他们俩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那就是对他们的女朋友很好。两年半如一日的让着她们、宠着她们。我一直坚定地认为她们俩前世一定造桥铺路做了很多好处。当然,我也顺带着沾了不少光。

共 874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细腻委婉的笔触,叙说了发生在三个校园女生身上的一段刻骨铭心、惊心动魄的爱之伤。越是在乎,越容易受伤,越容易伤到身边的人。爱成伤,镌刻入心,和着痛,浸印骨髓和灵魂,如此痛苦的爱,非但不能相忘,反是纠缠更深。小说文笔优美,故事曲折感人,推荐共赏!【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4-18 21:40:58 我和琳不知道蓝夕放弃学了两年的文科,是为了和我们上同一所大学。蓝夕不知道米诺说要去巴黎和他喜欢的人结婚,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患上了绝症,他怕蓝夕知道了伤心。我不知道柯思和那个女孩在一起时只是为了跟她说清楚他爱的是琳。琳不知道我和柯思说那些话是怕她受伤。情差缘错,爱已成伤,世上,本就没有永恒的东西。善与恶,清纯与成熟,淑女与婊子,皆只是一线之隔。再来细品,问好作者,欢迎来稿。 联系QQ:1071086492湖北中医癫痫病医院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赤峰牛皮癣专科医院
心律不齐危险吗
子宫内膜炎吃什么药
潍坊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
杭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