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引子br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啕痛哭伴随着一节能

2020-10-19 来源:

引子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啕痛哭伴随着一字一血的叨念,回荡在这间手术室的外廊,那个哭喊吼叫的声音一刻他也没有停止过,且他更像一头疯了似的恶狼在仰天咆哮:“美娇,美嫣……姑…娘!我有罪我有罪,我——有——罪”

“你……你们一定要活过……来,活过来!”

“你们 俩活过来,爸爸我好赎罪,赎罪!向你们赎罪赎罪……”

这是一九八三年,东北的某一个城市,夏季里的一个早上。在一个普通平房里,有一个男人他在忙碌着做早饭,他就是一年多前死了妻子的李剑,今年刚好三十五岁,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他的工作是在某个单位做运输司机。

李剑抬腕看了一眼手表,又隔着厨房的窗户在看两个女儿,上了三年级的大女儿李美娇早已起来,正在自己梳头洗脸,当他看向不到六岁的二女儿李美嫣床铺时,李剑就隔着厨房的窗户大声大叫起来。

“美嫣,快点起床,不然爸爸上班又要迟到了。”

跟随着李剑的一声声呼喊,六岁的美嫣动了一下小身体,似个懒猫儿似的她又沉睡起来,任凭李剑怎样招呼着她,她就是不肯起床,却也不回答爸爸,此时李剑呼叫声换了名字。

“美娇,快点梳头,梳好了帮你的妹妹起床穿衣,不然爸爸这月的奖金又要被扣除了。

<可以预见p>“美嫣!叫你多少遍了?快点起来,爸爸上班去晚就没有了奖金。你每天吵着要看公园里的猴子,爸爸我拿什么领你们上动物园去看?还不快点给我起床。美娇你梳快点不行吗,编个辫子也这慢。快、快去,给你妹妹穿衣服去。”

闻听此言,李美娇快速把自己的头发梳好,朝着妹妹李美嫣睡下的床铺走来,她来到这里柔声在叫着李美嫣。“好妹妹,快起来。姐姐给你穿衣服,我们去幼儿……”谁知,美嫣她早被爸爸唤醒,她仍在装睡。听姐姐提到幼儿园,她快速反驳起来。

“不起来,就是不去幼儿园。”

“幼儿园可好了,有许多小朋友和你玩。”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我不上幼儿园。”

“你为什么不喜欢上幼儿园?那里的小朋友他们有多好呀?还和你玩、跟你一起唱歌跳舞,幼儿园它有多好你不爱去。”

“不去不去,她们都有妈妈接。姐姐,我想妈妈了,姐姐,妈妈来接我我就去。”

“爸爸接你不是更好吗?我放学都没人接。”

“不去幼儿园,我要妈妈就是要妈妈,没有妈妈接,不起来,我也不穿衣服。”

说着说着李美嫣竟哭了起来,李剑看着美嫣的哭闹,他快步从厨房走进屋里,长叹一声,心不由己地说道:“看来是得给你们找一个妈妈来,这一天天给我闹的!美嫣,来,爸爸给你穿衣服”

一个凛冽的声音打断了李剑的说话,“不要新妈妈”

“美娇,你最懂事,今你这是怎么了,你想把爸爸累死?妹妹不闹,你怎耍起皮气来?新妈妈她有什么不好?”

“不要,就是不要,我——不——要。”

“不要!不要哼!你不要,你要累死我?还不快给妹妹穿好衣服,喂她吃饭去。”

“就是不……要”

“这孩子!你不要不要,如果把我累死了,哼,你想要新妈妈到那时也没有人肯给你做哼!你这个不懂事不听话的孩子。”

“就是不要,新妈妈!”

“好,好!好,美娇,我不和你贫嘴。快去领妹妹吃饭去,不然我上班真会迟到。”

李美娇委屈着抽啼着把已经穿好衣服的妹妹美嫣拉到了饭桌前,爸爸早把菜端来放好,饭也摆好了,美娇美嫣坐在桌前吃起饭来。美娇仍在委屈,她一边哭一边跟着妹妹在吃饭,此时的小美嫣看见了姐姐的哭,她再也不哭不闹了,正一口一口吃着早饭,还不时用吃惊的大眼睛看向姐姐,美娇还再委屈着哭泣着,突然,另一个椅子上有一个身影在长高,她嘴里仍嚼着饭慢慢地靠近了美娇的座位,一只小手已经伸向了美娇,一边擦抹着美娇脸上流下的眼泪,一边喃喃在说:“姐姐,不哭,不哭,我不要妈妈,不要妈妈了,你不哭,我听爸爸的话,吃完饭就去幼儿园,姐姐不哭。”美娇听此言她更加委屈了,抽泣哽咽更进入人心。

“姐姐不哭,我听话,不要妈妈了。你不哭。”

“吃完了没有美嫣,美娇,你这个孩子!这是干什么,一说娶新妈妈你就哭。你多大了?就这么不懂事?你还是个少先队员哪!”

“爸爸,我上幼儿园,不要说姐姐,我听话。”

“乖,还是我们美嫣好。你俩吃好了没有,吃饱了咱们走吧。”

“爸……爸,你你还没有……吃哪。”哽咽中,美娇关切地说。

“来不及了,美娇。美嫣,你吃饱了没有?爸爸上班就要迟到了。”

“爸爸,姐姐没有吃饱,她老哭,我都哄不好她。”

“好了好了美娇,吃饭哭不好,会胃痛。美娇你最懂事了,爸爸我就弄不明白,新妈妈她有什么不好?你就这样反对?她的到来是帮我照顾好你和妹妹啊?”

日子过得真快,这是初秋季里的一天,约会中的李剑深情地对白雪说:“嫁给我吧!”

“嫁给你?现在不行,我不做两个孩子的妈妈。”

“你怎能这样么说?你是什么意思?你以前对我的海誓山盟难道它都是假的?”

“都是真得,那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的意思是不做后妈,我是黄花大姑娘嫁给你,我不会带孩子,更不想做后妈。她们没有外婆、爷爷奶奶?你不好把她们送过去?”

“他们年岁已大,我不去孝敬,怎好再麻烦他们?”

“光考虑你的爹妈,你的女儿们,不考虑我的感受。哼!你根本就不爱我。”

“和你处朋友我并没有隐瞒你,对吗?我向你表明家里的实际情况,我需要爱人,她们需要妈妈,现在怎么说起我不爱你?”

“那时的我不懂世事,今我想明白了。为了我,李剑,为什么两个孩子要我负担?过我们的二人世界不好吗?你喜欢孩子,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

“说什么哪?”

“剑我不是不爱她们,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我没有更多的精力来照顾好这对姐妹。所以今天我必须把话说到前面,你能把两个孩子送走,我立马就和你登记结婚。不然……”

“不然怎么样?是和我一拍而散?”

“以后你就别来找我了,更不要浪费你的时间。”

“看你,说急就翻脸,她们又不是小猫小狗,哪能说送人就送人,我去送给谁?福利院?她们是有父亲在,你要我怎么办?看你说得真是轻巧,哼!”

“好,好,那你就弃我吧,我看我们的婚事以后就别谈了,有你两个姑娘在,我是不会进你家门。”

“好了!不要说气话了。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咱们不是在商量?说白了,你也别不爱听,和你谈也是考虑着有她们俩的成分,她们需要有妈来照顾。”

“啊,你,你不是真心爱我?是在帮你两个姑娘找老妈子?给你操持这个家?算了,你走吧,不要再找我了。”

“看看又急了,今天我说什么你都不爱听。”

“你让我听你什么?”

“好了。白雪,你给我听好。你我的婚事要办,孩子,孩子让我好好想想。”

“好,等你想好了办好了我就和你结婚。”

听了此说的李剑,心里惆怅在繁生,弃了白雪,今后何处寻找妻子,不弃之,人家嫌弃两个孩子,不与自己结婚,他闷闷地说:“你也别生气,得容我想想。”

李剑仍怀着惆怅,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是深秋中又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李剑在涮洗着吃完饭的碗筷。李美娇在桌上铺好自己的作业,妹妹李美嫣凑了过来搅闹,不是夺笔就是抢本子,不给,美嫣就哭闹个没完没了。李美娇停下笔,看着妹妹美嫣说:“听话,姐姐在写作业,你安静点。乖!”

“我不,我也要写作业,说完伸手又去抢夺美娇手里的铅笔,美娇握紧了笔对妹妹说:“听话,你不要再闹了,等姐姐写完作业就带你到院子里跳皮筋玩。”

“我不,就要写作业。”

“你写什么作业?你连学也没上。”

“就要嘛,我就是要写。”

美嫣说着又动手抢夺姐姐手里的笔,美娇一闪,躲开了美嫣的手,美嫣没有夺下姐姐手中的笔,竞然耍起泼皮,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看着妹妹哭闹,美娇把手中的铅笔朝着坐在地下的美嫣送去。美嫣转啼为笑,从地上站起身来朝着桌前又凑了过来,一边抹眼泪一边看着姐姐,美娇气愤地数落着妹妹。

“人家一写作业你就凑前瞎胡闹闹,你也没上学,会写什么作业啊?”

“我会画。”

美娇看着妹妹没有再吱声,她找来一张纸递给了妹妹,对她说:“你好好画,不要再烦姐姐了,等姐姐写完作业就带着你到外面跳房。”

“不要,玩皮筋。”

“你会跳吗?你都够不着皮筋的高度,我们还是跳房好。”

“不,就不,就要跳皮筋。”

“好好好,我们就玩跳皮筋。”

屋子里终于安静下来,只有铅笔与纸张沙沙的磨擦声,有一张纸上开满了可爱的花朵,这美丽带着芬芳露珠的花朵,只有美嫣她能领会,她还再画,纸上的道道纵横交错着,她一边画一边笑,嘴里一边哼唱着歌儿,这歌儿真好听,还是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听懂。小美嫣真是陶醉了,她的姐姐李美娇正认真地写着作业,这作业本上的汉字,被她写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横平竖直,煞是漂亮。突然,一声问语,破坏了这屋子里诸多美好。

“新妈妈,是妈妈吗?”

美娇一愣,向着妹妹看去,嘴儿翕动了几下,欲言又止。

“姐姐,我要妈妈,我想妈妈了。”

“你不是画得挺开心吗?怎么又想起妈妈来?”

“姐姐,下回你再写作业我不抢你笔了,你带我去找妈妈好不好,好不好?”

听此说的李美娇骤然停下了写作业的笔,一动不动,沉思起来。李美嫣哭着又问向了姐姐:“姐姐,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妈妈,我要妈妈。”

美娇的心在动,那个难忘的场景,她又走了进去。这是一年多前的一场变故,妈妈的离去,爸爸把妹妹美嫣寄托在爷爷奶奶家,爸爸没有告诉妹妹李美嫣妈妈的离去,所以美嫣根本就不知妈妈已经死了。爸爸和她商量好就对妹妹说是妈妈出了远门,那时候的美嫣不到四岁半。

李美娇看着眼前懵懵懂懂的妹妹,自己的眼泪在心里流,她的心儿一直往下沉,她说:“你的作业写完没?写完,我们去跳皮筋。”

“不,姐姐我们不跳皮筋了,你快领我去找妈妈。”

说着说着美嫣竟哭闹起来,只隔着一墙之距的李剑闻听他长叹了一声,来到了门口,看着两个女儿说:“真得快点给你们找一个妈妈了!”

“不要新妈妈”

“美娇,你最听话了,今天是怎么了,我一提新妈妈来你就反对,你为什么你不喜欢新妈妈?”

“就是,不要,更不喜欢。”

“爸爸,新妈妈是妈妈吗?姐姐不要我要。”

“哼,你要你要,反正我不要。”

“看你这孩子,以往你是最听话的。”

“我不要,就是不要,哼!”

“有妈妈照顾你们,有什么不好?爸爸再好,也比不上新妈妈对你们体贴和关心啊。”

“爸爸,姐姐不要,我要我要新妈妈。快点让妈妈来,我想妈妈了。”

“你要你要?你知道个什么?要要要,哼!你要你要反正我不要。以后你别老跟着我,哼哼!我也不会带你和我出去一起玩,哼,你要你要,你要新妈妈,看你那傻样!”

李剑抬头看了看一双女儿,又看了看这个没有主妇照顾的家,当他把目光射向两个女儿的那一刻,他的心儿在流泪,妻子活着的时候,把两个女儿打扮得如似鲜花般漂漂亮亮,再看看现在,两个孩子哪里像美丽的花朵!大女儿李美娇尚可,她已经上三年级了,可是小女儿美嫣李剑不敢再往下看,长长叹了一口气,摇晃了几下头儿,再也不没力气和大女儿李美娇拌嘴了,他默默走进屋里,看也不看两个女儿一眼,捡起了两个女儿穿过的脏衣服,向着门外走去。

一天天被家被爱情折磨的李剑,几次同白雪约会都得不到她的好脸色,几句话说不到头白雪就被气的远离了他,剩下孤零零的李剑,待他追赶上前哄劝,得到的只有二句说,结婚可以,我不做后妈。万般无奈的李剑,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实施自己的计划。

这是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冬季里的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李剑对两个女儿说:“你们快快吃好饭,爸爸开车带你们去姥姥家。”

两个女儿听后,高兴极了,特别是美娇,开心地笑了,姥姥家多久没有去过,离寒假还有一段时间,不想今儿爸爸就圆了她的梦。想到此的美娇,扬起笑脸问向了李剑。

“爸爸,我们可以在姥姥家住下吗?”

“可以。”

李剑说完就坐在了桌前吃起饭来,小女儿美嫣高兴地朝着爸爸身边移了又移,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饭,还不时地扬起笑脸对着爸爸发问:“外婆家有好吃的吗?”

“有有有!”

李剑看着小女儿这样天真,他的心往下沉,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说:“你这样过不好吗?那是你的骨肉。”

另一个愤怒的声音更为响亮:“你不痛苦吗?一天天,看看你,烦不烦?又是爹又是妈的,你有多少心血为她们倾洒,为她们流下啊?你不累,不痛苦?”

共 20652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恶毒的父亲遗弃一对女儿的故事,故事悲怆感人,在故事里无限放大了悲惨与人性,很有震撼力。故事采用了倒叙的手法,写了在医院抢救被风雪冻坏冻死女儿的场面,尾声再次呼应这个结局,感人震撼与悲怆。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东北地区, 5岁的李剑,因妻子死去,独自抚养着两个女儿,大女儿李美娇,小女儿李美嫣。当爹又当妈的李剑催促着小女儿起床吃饭,弄得他照顾不暇。女儿哭着要她们的妈妈,大女儿知道妈妈已经死去,而小女儿并不知晓,在善意的欺骗下,必然出现问题。可正当韶年的李剑有着男人的欲望,白雪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但白雪要求“处理”两个女儿才肯嫁给李剑,于是遗弃的故事编发生了。李剑做出了狠心的决定,沉重雪天,哄骗女儿走姥姥,将她们遗弃在冰天雪地里。在风雪交加的天气里,李剑使劲哄骗手段,假装修车,将女儿哄骗出来,他趁机开车逃跑了。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在冰天雪地里互相安慰,互相照顾,互相取暖,但还是被风雪吞噬了,姐姐紧紧抱住了明媚,凝固在雪地里。父亲李剑在开车回家的半途,也有良心的发现,曾经掉转车头,但还是被恶念左右了,快速开车回家,当在楼前再次被良心谴责,他急忙开车沿路寻找女儿,女儿已经被冻成冰雪之人了。在医院,只有小女儿被抢救过来,而大女儿李美娇从此离开了人间。在手术室的门外,医生、护士、病患一齐谴责这个狠心的男人。但所有的谴责都不能挽回鲜活的生命了,李剑只能带着赎罪的心情走向了公安局。人性,在婚姻与亲情的取舍时刻,变得很激烈,从作品的主题看,作者通过这个故事,在重度深沉地拷问人性。作品有两条线,一是明线——李剑遗弃女儿,一是暗线——李剑与白雪的爱情婚姻,李剑就在其中纠结痛苦,但他选择了恶劣,走向了犯罪。小说在心理刻画、场面描写上,很有功力,将读者的心紧紧抓住,具有明显的艺术效果。 在语言描写上也很有特点,特别是两个孩子在雪地里的语言交流,给人痛心疾首的感染力,为作品的成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暗线方面出现几次,都穿插得非常合适,催逼了李剑做出了不明智的选择。作者创作这个故事,有着鲜明的动机,告诫那些残破家庭,在处理再婚与抚养孩子的无题上,要慎之再慎,不可做出背叛人类道德和良知的错事,具有发人深省的社会意义。推荐赏读,感受小说的精彩,深思人性的善恶。感谢作者投稿柳岸,给柳岸带来精彩!【:怀才抱器】

1楼文友: 11:16: 0 冰天雪地里,姐妹情深,丑陋的再婚男女,受到了人性的拷问!请欣赏精彩小说,感受精彩,深思人性的善恶吧!感谢作者投稿柳岸,希望精彩继续。问候作者!:怀才抱器。

回复1楼文友: 07:01:0 谢,您第一时间不顾自已还在病中给我,美词鼓励,龙目点晴之墨又染文学多少光彩。敬酒与老师,知道您尚在养病那就三杯。再谢老师美按以鼓励。

2楼文友: 12:55:19 感人至深的故事情节!发人深思!【知道您很累,还不好好休息!】遥祝安康! 我的世界你已没有访问权!

回复2楼文友: 07:02:00 朵儿好,此处也有你的友谊,美图甚是喜欢,受累了,早上好。

楼文友: 16:07:59 精彩的小说,已向江山精品组申报。

回复 楼文友: 07:0 :14 谢柳岸部的鼓励,再努力写好文。

4楼文友: 20:14:5 东辰老师你真忙,你听学生说短长。多日不见你的面,学生实在想得慌。今日打开络看,忽见一篇好文章。

放了一颗原子弹,一粒明珠震上苍。原来老师写小说,真是一篇好文章。学生抓紧时间看,羡慕之心涌胸膛。

字字珠玑都是宝,字里行间放光芒。两万余字长小说,要费多少心血肠。老师是个剧作家,还是诗人美名扬。

还是小说行家手,论写散文也内行。提笔就能写成文,聪明伶俐有智商。羡慕羡慕真羡慕,老师可比学生强。

这篇小说写得好,堪称精品动三江。精品味道已闻到,柳岸有良方。因为老师小说好,故事精彩如花香。

情节曲折又跌宕,姐妹情深事辉煌。老师真是好文采,写的文章响当当。学生端杯来献花,敬酒三杯饮杜康。

敬酒九杯也可以,不叫喝醉睡上床。因为你还看孙子,望孙成龙福瑞昌。敬祝老师全家好,三星高照降吉祥。

东辰老师就是好,福如东海福无疆。

5楼文友: 20:16: 1 拜读东辰老师的好小说,受益匪浅,为老师的佳作点赞!

回复5楼文友: 08:4 : 4 杨兄好,敬谢您的友情三留评,回复发不出去,从发一回复。

6楼文友: 20:18:29 再赞东辰老师的精彩小说,向老师学习。老师好,祝你吉祥如意,文章多多。

回复6楼文友: 21:06:06 兄!真得好累明天回复您精彩留评,无论创作什么都是兄在鼓励,好个长师兄。还是恩师!

7楼文友: 22: 0: 1 身为人父,就应当尽到一个做父亲的与担当,面对再婚家庭,能容得下前夫的孩子,这样的人才配得到爱情。拜读老师精彩小说,提前恭喜精品!

回复7楼文友: 08:44:27 社长怎么办呢?没关系好,为丹枫辛苦敬茶。谢你关心。

回复7楼文友: 1 :49:28 妹妹留下你的深情,你知我爱古韵,此处是来学习,丹枫是家,柳岸也是,他在前,不会忘记丹枫第三故乡。(华文)

8楼文友: 07:21:20 杨兄早上好!

一一

多少往事涌心头,此文已有三十年。那时无聊寻书看,文摘故事震心连。好个姐妹情深有,无垠天地扯海绵!读到姐姐为妹死,一颗泪花入血甜!有朝一日定要表,翻写大爱姐姐前。不想柳岸多墨香,暗藏情结今有天。回思百想寻旧梦,一月有余练坤乾。虽然辛苦文字画,也是敬她心阔蓝。人若有情无大小,此姐风标憾心缠。余音绕心谁不味,扼腕也叹惜声添。英魂永生警示语,钟鸣长空有音绵。

一一再谢杨兄美诗,收藏了。早上好。为兄敬酒六杯。

9楼文友: 06:14: 2 今才有时再度看完自己作品,朵儿!经你的提意把尾声写上。这早期的敬佩梦终于实现,再谢朵儿一一雨情。

10楼文友: 21:00:49 凸显人心善恶的佳作!感人至深!为你点赞! 情动便近断肠崖 无情真乃大丈夫

回复10楼文友: 21:16:14 您的到来又是一次鼓励,想往有您的岁月,每每老师按编给我创作多少动力,今难再品您的佳作,老师再谢您没有忘记我。心有一结一会跟老师您聊聊。

临沂看白癜风去哪里
口服液
资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友情链接
杭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