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第二十七章飞头蛊营养

2021-01-15 来源: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第二十七章 飞头蛊

楚望仙看着鬼尸足,双眸一闪,瞳孔一缩,仔细看去,“鬼尸足死而不僵,必有草鬼!”

“苗家称草鬼,外人称蛊虫,《本草纲目》里有载,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

“如果在森林之中,遇到死了的鬼尸足,千万不要靠近,妖虫之道,远远超乎你们想象,苗疆巫蛊之术,更不是你们可以理解的。”

“历朝历代皆有蛊案,汉武帝时的巫蛊案,隋文帝时独孤拖皇宫猫鬼案都是大案,小案就不提了,死的人不要太多。”

说完之后,楚望仙从鬼尸足口中拔出桃木杆,直播间的众人真的吐了,太尼玛吓人了。

只见桃木杆上竟然挑着巴掌大小,褐黄色带着黏液的怪物。

“这就是蛊,我现在拿屏幕前,让你们看的更清楚。”

楚望仙又将桃木杆移动到屏幕前,一堆人吐的更厉害,上面挑着的怪物好如披挂了盔甲的异形,诡异非常。

【狗屎仙人,别一直吓人哈!】

【仙人你挺厉害的,就是你这教学方法我们受不了啊。】

【好像异形幼崽,好可怕。】

“飞头蛊,通过寄生在动物之中,吃脑髓或者吃掉宿主的舌头,寄生成长。”

“再说一句,飞头蛊炼毒有奇效,其毒名为僵毒,中者如同僵尸。”

【我要吐了,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离奇的事情,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在修仙直播间长知识,我服了。楚仙师,你还收不收徒弟。】

【我肚子又不舒服了!】

楚望仙看着直播间弹出的弹幕,很轻松的慢慢说道:“飞头蛊虽然稀少,但有人将此类蛊虫带到了国外,上有图,还有研究分析,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这话一说,直播间又炸了,纷纷要求楚望仙放出图片。尼玛现在络时代了,有图有真相才是有诚意。

“搜索贝蒂寄生虫或者外星寄生虫,一看便知。”楚望仙浅笑说道。

有好事者马上去搜索了外星寄生虫。

这种形似小异形的蛊虫,被解释为甲壳类动物,在幼虫时进入鱼类的口腔内,通过鱼的舌头吸食鱼的血液,直到鱼的舌头萎缩。然后将自己的尾部与已经萎缩的鱼舌连接起来代替鱼舌工作,由寄生转为共生。

须臾之后,直播间中纷纷发出恶心的表情,看了搜索结果后,吐得更厉害,真还不如不看。

上的蛊虫,有特写,有放大,令人作呕,由不得他们不信。

直播间中,乱七八糟的问题弹幕又纷纷冒出。

【楚仙师,我胆子很小,就是蚂蚁都不敢踩死,我这种的能修仙吗?】

“自然不能!”

【楚老师,学修仙是不是会经常遇到这种危险?】

“是!”

【仙师,有没有那种可以让心仪对象爱上我的情蛊?】

“有,若你出轨一样会死。”

【大仙,已经这么晚了,今天的修仙课是不是完了啊?】

“刚刚开始!”

【啊,后面还有什么?】

楚望仙双眼一眯,看向眼前,桃木杆一握,郑重吐出两字。

“此地既有飞头蛊,又是废弃巫寨,必然有灵药!”

屏幕前,楚望仙又淡然开口了。

“大和尚,今天这一课你可学会?”

直播间中弹幕飞出,可就是没有普渡众生的弹幕回话。

……

“咳咳!”

白云山上,天云和尚故意咳嗽了几声,他有些尴尬。

下首,王总裁、张老板、郭董抱着聚精会神的看着,全然一定要第一时间亲口告诉我不顾他这个有神僧之名的大师。

特别是卫浴业的张老板,泥腿子出身,性情爽快,看直播到激烈处连拍大腿,嘴中还骂骂咧咧的直感叹。

更放言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异形,应该找楚望仙去拍最新的外传,什么异形大战铁血战士弱爆了,反正好莱坞也跪舔华夏票房,应该合拍一部异形大战蛊仙人。

这都什么和什么。

实际上,张老板化名生意人,刚刚偷偷给楚望仙打赏了一万。

“魔障!”

天云和尚双眼一聚怒看一眼。

道佛之中有本事的多了,长生观、菩提庙中高手无数,有谁去做直介绍了全国工商系统开展2014红盾剑专项行动取得的成效播。

谁又像楚望仙这样出来浪。

没看见这个楚望仙施展出道家本事,法剑符箓一个未见,反倒空口大话,简直是沽名钓誉的道家败类,欺世大盗。

“阿弥陀佛!”天云和尚口宣佛号,若不显出手段,岂不是被人小看了。

“我观这个楚望仙,徒手肉搏,费尽心力才灭了一只蛊虫,又利用雀鸟,手段不过尔尔。若是我,必当祭出灰木钵,收这群蛊虫,轻而易举。”

天云和尚一敲手中的灰木钵,施展伏魔音,震的众人耳鸣阵阵,头晕目眩。

几位富豪忙心领神会,高呼大师法力高深,但请手下留情,他们看天云和尚,愈发恭敬。

“天云大师说的是,这楚望仙的手段哪能和大师比。”

“大师法力无边,道行高深,在中南省谁人不知。”

“这个楚望仙不过一卖弄之辈,大师何必与其计较。”

天云和尚微笑点头,双眸佛光一闪。

他将灰木钵放在身前,双手五指交错,中指直立出金刚幢,捏出地藏菩萨心咒手印,口中默颂地藏菩萨心咒。

“嗡,呵呵呵,微斯摩耶,司哇哈……”

蓦然间天云和尚的袈裟一胀,仿佛无穷佛气充盈全身,他右手一扬,高举灰木钵,口中一喝“收!”

一阵冷风刮过,更仿佛有一声凄厉声音被收入灰木钵中。

天云和尚右手一转,又将灰木钵收入袈裟之中。

“王施主,你屋中厉鬼已被我收走,切忌,以后少惹情债,此鬼乃腹中未成胎儿之怨念,你以苍溪县上半年畜牧业生产成效显着后吃斋念佛方可保住性命。”

王总裁噤若寒蝉,随后连连高呼天云大师菩萨手段,表示要再捐一百万香火钱。

至于那个楚望仙,直播的都什么玩意,又是虫又是蛊的,能捉鬼吗!那等拙劣的手段和天云大师比,简直不值一提。

“阿弥陀佛,王施主,这个楚望仙也算有几分本事,只是没走正道而已。”

天云大师面色一板,一敲灰木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遇到这楚望仙,我必口吐下面穿着粗布裤正式场合则穿着经典的套装金刚咒,将这孽障收为座下弟子,让其洗心革面。”

乌鲁木齐哪医院白癜风好
长沙治疗早泄医院
通化白斑医院
友情链接
杭州旅游网